<menu id="we444"><tt id="we444"></tt></menu>
  • <menu id="we444"></menu>
  • <nav id="we444"></nav>
  • 再駁日方在釣魚島問題上的欺人之談

    劉江永

    (《人民日報》,2016年05月04日)

    日本政府自知找不到1895年這一“關鍵日期”之前日本或琉球國擁有釣魚島的任何法理與事實根據。于是,長期以來日本政府只好通過國際法學者對已被歪曲的事實和文獻進行片面解釋。近年來,日本政府又格外注重利用日本學者、記者、右翼團體等,千方百計搜尋中國大陸和臺灣的所有相關地圖和文獻,以證明所謂中國曾承認釣魚島屬于日本。日本政府網站公布的就是這些調查活動的結果。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以下僅舉幾例說明。

    一、日本外務省稱,“1920年5月,當時的中華民國駐長崎領事就福建省漁民在尖閣諸島遇險一事發出的感謝信中,就有‘日本帝國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的記述”。日方認為,這是中國承認釣魚島屬于日本的鐵證。然而,以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時期史料為證的做法,顯然犯了時空倒錯的錯誤。

    這封“感謝狀”是中華民國九年(1920年)五月二十日,中華民國駐長崎領事馮冕頒發給“日本帝國八重山郡石垣村顧玉代氏孫伴君”的,其中提到,“中華民國八年福建省惠安縣漁民郭和順等31人遭風遇難漂泊至日本帝國沖繩縣八重山郡尖閣列島內和洋島”。于是,日方一些人便認為,這是所謂中國“承認過尖閣列島是日本領土最有力的證據”。

    然而,這封“感謝狀”上所寫的“尖閣列島內和洋島”究竟是哪個島嶼,令人不知所云。因為中日兩國都沒有把釣魚島視為“和洋島”的先例。即便按日方的說法,也沒有“和洋島”這個島名。日本曾將中國的釣魚島改稱“魚釣島”“和平山”,但從來沒有使用過所謂“和洋島”。 因此,這封“感謝狀”所承載信息的真偽仍值得考證。這里且不論這份史料的真偽如何,人們只要對歷史事實稍加分析便會得出一個結論:這份所謂“感謝狀”是根本不足為據的。這是因為,早在1895年日本便通過不平等的《馬關條約》霸占了中國的臺灣省,并在此前先行竊取了釣魚島,而釣魚島又是臺灣的附屬島嶼,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所以,在這期間所謂“感謝狀”中的表述,根本不能用來證明釣魚島是日本的“固有領土”。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時期的這類所謂“證據”其實都不足為據。

    二、日本官方的所謂證據之一是,1958年中國發行的《世界地圖集》(1960年進行第二次印刷)中“將尖閣諸島作為沖繩縣的一部分”,直到1972年中方才修改了地圖。事實并非如此,日本自欺欺人只會弄巧成拙。

    這種以偏概全的做法根本不能成立。新中國成立后,在20世紀50年代曾經出版過多種版本的世界地圖集。例如,1953年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的《新世界分國圖》中,日本版圖不包括琉球群島,更不用說釣魚島。這反映了當時國際社會對戰后日本版圖的一種認知。日方提及的中國大陸1958年發行的《世界地圖集》在日本版圖內出現“尖閣諸島”,但忽視了該版地圖集的扉頁上已注明:“中國部分國界根據抗日戰爭前申報地圖繪制”或“中國部分國界根據解放前申報地圖繪制”?!渡陥蟆肥巧虾5囊患覛v史悠久的報紙,曾在1885年9月披露日本有人企圖占領臺灣東北部島嶼,即釣魚島的動向。但是,1941年日軍侵占上海后接管了《申報》。因此,當年《申報》出版的日本地圖也會援引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時期的島名和管轄范圍劃分。1958年出版的該地圖集雖然把臺灣本島排除在日本版圖之外,但所繪制的日本版圖則難免受到抗戰勝利前《申報》地圖的影響。對此,當時中國的地圖繪制者特意在扉頁上加以了說明,恰恰反映出了一種有所保留的態度。因此,這些地圖顯然不能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立場。

    必須指出的是,日本外務省網站把1958年中國出版的地圖與1972年出版的地圖放在一處對比,以證明中國由于20世紀70年代發現石油才主張擁有釣魚島主權。這純屬捏造。因為早在1956年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分國圖》中,日本版圖部分就沒有釣魚島或所謂“尖閣諸島”,這些島嶼被特意畫在琉球群島范圍之外。該地圖封皮背面注明:“本圖上中國國界線系按照我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繪制?!睆钠涑霭娴臅r間看,該地圖早于上述1958年的地圖,足以說明早在1956年以前中國已意識到日本版圖或沖繩縣內不包括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日方僅以1958年中國發行的地圖為依據判斷中國政府關于釣魚島的立場,根本不成立。

    三、最近,日本外務省網站又公布了196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測繪總局出版的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并謊稱該地圖集中寫有“尖閣群島”,可以證明中國并不認為這些島嶼屬于中國。然而,這種強詞奪理的片面解釋只能適得其反,反而證明早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釣魚島海域發現石油蘊藏之前,中國便再度把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劃入中國臺灣省地圖。

    這幅40多年前處于“秘密”狀態的地圖,是1965年中國科學院地圖研究所編稿、196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測繪總局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分省地圖》集。在該地圖集第十八頁的“福建省、臺灣省”地圖上,為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最東端的赤尾嶼劃入中國臺灣省內,特意采取了“破圖框”的方式,十分清楚地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標注在中國臺灣省版圖內。日方企圖以該圖使用了“尖閣群島”“魚釣島”的島名為依據,證明這些島嶼屬于日本。但這些受到日本殖民統治臺灣50年地名影響的部分痕跡,不足以改變中國政府將這些島嶼視為中國領土的原則立場。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曾就這幅地圖明確指出,為確保福建省、臺灣省所轄地區的完整性,該圖特意將福建省北部、臺灣省南部和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等三處區域超出正常圖幅,用“破圖框”的形式畫入,這十分有力地證明了釣魚島是中國的一部分。

    其實,戰后至1972年,日本絕大多數地圖并不包括所謂“尖閣諸島”(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日本1879年吞并琉球后,把中國的釣魚島按日語語法習慣改稱“魚釣島”,把黃尾嶼改稱“久場島”,把赤尾嶼改稱“久米赤島”,后又改稱“大正島”,從1900年起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統稱“尖閣諸島”。但是,其后日本多數地圖和文獻仍使用中國島名黃尾嶼、赤尾嶼。如果按上述日方的邏輯,也只能進一步證明日本早已承認這些島嶼屬于中國。

    四、日本外務省網站展示出中國外交部1950年收到的相關材料中使用了“尖閣諸島”,企圖以此證明釣魚島屬于日本。此舉反而說明早在1950年中方就出現要求收回釣魚島、赤尾嶼的主張,只是由于中國當時被排除在舊金山和會之外而未能提出這一主張罷了。

    事實是,1950年5月15日,中國外交部收到的這份《對日和約中關于領土部分與主張提綱草案》沒有署名。其內容之一是,要求戰后對日和約起草時必須研究把包括赤尾嶼在內的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歸還中國。由于從1895年以后50年,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被日本統治者稱為“尖閣諸島”或“尖閣列島”,因此該草案提及的是被日本竊占后統治下的島名,而非法律意義上的正式名稱。類似情況在《開羅宣言》起草時也曾出現,例如所謂“滿洲”,但這根本不可能被用來證明中國承認“滿洲國”。

    關于戰后日本領土劃分,該草案中提及的第一方案是:根據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時為換取中方應允而同意把八重山和宮古群島劃歸中國,提出研究把這些島嶼劃入臺灣;第二方案是:根據清朝冊封使張學禮等記載,把琉球范圍界定為三十六島(不含釣魚島),“尖閣諸島”(按當時日本概況中的島名記載,指釣魚島、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赤尾嶼離臺灣甚近,須研究劃入臺灣。這些主張與戰后初期國民政府的相關立場基本一致。

    调教风韵教师美妇娇喘
    <menu id="we444"><tt id="we444"></tt></menu>
  • <menu id="we444"></menu>
  • <nav id="we444"></nav>